本网站所有在线销售的快递都是正常发货,请放心购买!!


首页 > 空包代理 > 38空包网:搜索极限词敲诈400余电商店铺 “职业索赔”团伙获刑

空包代理

38空包网:搜索极限词敲诈400余电商店铺 “职业索赔”团伙获刑

更新时间:2019/9/3 / 阅读次数:304

  38空包网 :据打听,这是全国“职业索赔”首次被穷究刑事义务的案件。


  “极限词”藏商机 警方破获职业索赔第一案


  2018年上半年,淘宝店主李先生在一次宣传活动中,使用了“精选”这个宣传语。当时,有买家在李先生的网店下了订单,但没等发货就申请了退款。对方投诉产品使用“精”字打头的“极限词”夸大宣传,并称已向网购平台及市场监管部分告发,但对方在投诉详情里悄悄留下了QQ号。


  根据嘉兴市中级法院的法官介绍,极限词是一种表示极限的词汇。我国《广告法》第九条第三款特意列明了广告不得使用“国家级”“最高级”“最佳”等用语。《广告法》对使用绝对化用语的处罚颇为严峻。按照《广告法》规定,发布虚假广告的广告主将被处2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。


  作为店主,李先生知道违反《广告法》的情况一旦被认定,不仅商品购买链接要被下架,可能还要面对市场监管部分的高额处罚。于是李先生赶紧加了QQ,与对方取得联系后,被告知需要支付2000元“封口费”。对方还表示,打钱立马撤销投诉。经过讨价讨价,李先生付了800元“封口费”。此后,李先生觉察到自己遭遇职业敲诈勒索,于是向警方报案。


  根据警方披露,2018年5月,嘉兴市南湖公安分局接到包括李先生在内多名商家报案,称在经营网店的过程中遭遇恶意投诉,投诉人以向市场监管部分告发网店涉嫌违反《广告法》使用极限词违规、撤诉为由索要钱财,金额从数百元至数千元不等。


  接到商家报案后,南湖公安分局大桥刑侦队迅速展开侦查,一个由吴某、陶某、刘某三人组成,专门在网上行使极限词进行恶意投诉、实施敲诈勒索的“极限词流氓”团伙浮出水面。


  2018年7月中旬,警方在金华市义乌、台州市温岭抓获3名犯罪嫌疑人,当场查获一批作案设备、伪造材料。此后,这个网上行使极限词恶意投诉进行敲诈勒索的犯罪团伙被批准逮捕。


  PS告发材料恶意敲诈 片面商铺不敢报案


  警方查明,吴某、陶某、刘某三人行使网上搜索得来的所谓“极限词库”,在各大网购平台上不断“物色”合适的商家和链接,一旦匹配到商家页面上存在相关或相似内容,便截图保留证据,并通过秒拍、秒退的方式形成订单,以商品存在违反《广告法》极限词规定的理由,投诉商家。


  在投诉的同时,三人还会上传在市场监管部分投诉的“截图”,并引导商家转移到电商平台外的谈天工具上“谈判”,进一步威胁商家进行敲诈。而事实上,那些向市场监管部分投诉的“截图”,全是通过PS方式伪造的。


  南湖公安分局大桥刑侦队民警沈献介绍,“该犯罪团伙正是行使了不少商家不懂法、怕麻烦的心理,以投诉、工商处罚来威胁商家进行敲诈勒索。”沈献表示,“商家是否违反《广告法》,应当由市场监管部分认定,不能仅听信不法分子的一面之词而落入圈套。”


  2019年,3名被告人被公诉至法院。检方指控称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和刘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对被害人实施威胁,强行索要钱款。其中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涉及金额21万余元,刘某涉及金额近17万元,均属数额巨大,均应当以敲诈勒索罪穷究刑事义务。法院查明,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在淘宝网贪图向近万家店铺实施敲诈勒索。


  沈献表示,民警在办案过程中发现,虽然受害卖家不少,但实际报案的寥寥无几,警方联系商家取证也较为困难,一些卖家在接到警方电话后也不配合。警方提醒,商家在遇到相似情况后,一定要积极向电商平台反映情况或向警方报案,不能抱着花钱消灾的心态来应对。


  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表示,该起案件中,犯罪嫌疑人并非真正维权,而是打着维权的旗号,大规模对商家进行恶意投诉和威胁,直接联系商家要求私了,分工协作快速获利,在涉案金额构成犯罪的情况下,可以按照敲诈勒索罪来处理。


  受害人变施害人 恶势力团伙被判刑


  归案后,现年27岁的陶某交代说,他自己曾经营过一家网店。2017年左右,自己因为“极限词”的宣传,被敲诈过1000元。


  法院审理查明,2015年左右,被告人陶某、吴某共同在为他人运营淘宝店铺期间,在淘宝网搜索商品介绍中使用“最”“第一”“完美”等极限词形貌的淘宝店铺,并将相关信息提供给他人,以此获利,后二人辞职。


  2017年左右,陶某在经营自己的淘宝店铺时,被他人以商品形貌中存在“极限词”为由勒索钱款。这时,陶某才知道可以用“极限词”获利,遂找人学习了敲诈勒索钱款的犯罪方式。


  2017年下半年,陶某购买了片面淘宝账号,并调集吴某共同在淘宝网上从事敲诈勒索犯罪活动。二人共同在淘宝网搜索商品形貌中含“极限词”的店铺,后由陶某负责购买商品、申请退款,由吴某负责向淘宝投诉、并附上向杭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的图片(系其PS)及QQ联系方式。待商家主动增加QQ后,由陶某与商家谈天,威胁对方支付一定的费用才能撤销投诉,片面商家因害怕被市场监管部分处罚、影响店铺投诉率而被迫支付钱款。所得钱款二人均分。


  2018年4月,陶某又调集了刘某,由刘某负责搜索商品形貌中含“极限词”的淘宝店铺,其余分工不变,所得钱款由吴某每日结算后,三人按照陶某4成、吴某4成、刘某2成的比例分派。三人形成了以陶某为调集者、吴某、刘某为其余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。该团伙以恶意投诉、威胁为手段,向400余家店铺敲诈勒索成功,烦扰淘宝商家正常经营秩序,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。


  经法院查实,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期间,陶某、吴某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得款近4万元;2018年4月至案发,该恶势力团伙通过上述方式敲诈勒索得款16万余元。


  法院认为,三被告人的行为均构成敲诈勒索罪。陶某和吴某属于主犯,刘某属于从犯。法院以敲诈勒索罪,判处陶某有期徒刑4年6个月,并处罚金6万元;


  判处吴某有期徒刑4年,并处罚金4万元;判处刘某有期徒刑2年6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。


空包网 http://www.00kr.com

上一篇:南宫空包网黑产:微信支付二维码被诉侵权 腾讯:二维码是现有技术

下一篇:物流空包网认为:索尼发布社交娱乐型电动汽车:车窗换成了屏幕

最新文章

最热文章